阿塞拜疆共和国_中国社会科学院《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社唯一官方网站_http://www.ems86.com/index.php
 
学者智库
 
阿塞拜疆共和国
投稿信箱:ems9586@163.com   编辑部:电话:010-86109586广告部:电话:010-86109586发行部:电话:010-86109586

阿塞拜疆共和国
由然  来源:《东欧中亚研究》1992年第3期一、山脉纵横的自然环境

  阿塞拜疆共和国位于外高加索东部。南面同伊朗和土耳其接城,东面濒临里海。面积8.66万平方公里。人口714.56万,其中阿塞拜疆族占83%,俄罗斯族占6%,亚美尼亚族占6%,其他一些民族占5%。下辖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和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行政上分为61个区,63个市和122个镇。首都——巴库市。

  阿塞拜硬共和国是典型的山地国家,境内山脉纵横,山地占领土的1/2,2/5是盆地。北方为大高加索的东南部,南方为小高加索,其间为库临卡盆地,东南为塔累什群山,西南为中阿拉克辛盆地,其北部群山环抱—达拉拉普亚兹山脉和赞格祖尔斯基山脉。最高的是巴查尔迪尤集(4480米)。阿塞拜祖境内平原稀少,仅为领土的1/10。

  该共和国的矿产资源极为丰富,有石油、天然气、铁矿、多金属矿和明矾石等矿藏。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该共和国的气候、土壤、植被都具有高山地带的特点。既有干燥和潮湿的亚热带气候,也有高原冻土带气候。低洼地区平均气温:7月份为25-28℃,l月份为1-3℃。地势越高温度越低(高山地区气温达-10℃)。沿海地区和低佳地区(不包括柯兰低地——海拔1200-1400米)年降水且为200-300毫米。大高加索南坡的年降水量达1300毫米。主要河流为库拉河。最大的湖泊有加吉卡布勒和表尤克绍尔。有栗色土、褐色土、灰钙土和高山草甸等不同的土壤,多半生长千旱的草原植物、半荒漠植物和高山单地植物。山坡上是山地森林土,生长着阔叶林。森林占全境面积的10.5%。

  阿塞拜疆共和国地处原苏联的欧亚边睡地带,即与中亚国家相邻又与苏联欧洲部分接近,是苏联通往土耳其,伊朗国家的南大门,具有垂要战略地位。

二、简史

  公元前8至7世纪,在阿塞拜疆领土上产生了奴隶制的米太国。公元前4至3世纪,在高加索阿尔巴尼亚国的北部建立阿尔巴尼亚部族联盟。公元初数 世纪,遭罗马人侵略。3世纪初,被波斯侵占。7世纪末,被阿拉伯人征服。公元11至13世纪基本上形成了阿塞拜疆部族,但与此同时,不断遭到突厥一塞尔柱人、蒙古挞靶人和帖木儿的入侵。16-18世纪阿塞拜疆领土属苏斐王朝,后来成为伊朗和土耳其争夺的对象。18世纪中叶起建立了15个以上的封建国家。19世纪初,沙俄通过与波斯帝国近10年的战争,吞并了组成今天共和国的北阿塞拜疆的领土。因此,现在的阿塞拜疆只占有历史上阿塞拜弧人居住区的北部,其南部现属伊朗,人种上属亚洲突厥人的一支,操阿塞拜弧语,属突厥语种。

  十月革命以后,阿塞拜疆境内成立了苏维埃政权巴库公社(1917年11月)。同年,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资产阶级政党联合建立了“外高加索行政委员会”,并在1918年4月宣布独立。国内战争期间,英国干涉军从伊朗北部侵入巴库,占领了南高加索广大地区。苏俄红军清除了千涉军和白卫军队后,1920年4月28日宣告成立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22年3月12日加入外高加索联邦,同年12月30日该联邦加入苏联。1936年12月该联邦解散后,阿塞拜疆直接成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

三、古老悠久的文化历史

  阿塞拜疆的文化历史悠久,公元前7至6世纪,便出现阿塞拜强文字。12世纪后,文学创作,其中特别是诗歌创作获得不断发展。十月革命后,文教事业有较大发展。目前居民中识字人数已从1897年的9.2%增加到99.9%。现有普通教育学校4200多所,职业技术学校170多所,中等专业学校近80所,高等院校近20所,最大的高等院校是阿塞拜疆大学、阿塞拜疆石化学院、阿塞拜弧医学院和高等音乐学院。还设有阿塞拜疆共和国科学院等高级科研中心,共有科研人员2.3万人。现有剧院14座,电影放映站2300个,俱乐部3200所、图书馆3800个,最大图书馆是巴库阿洪多夫国立图书馆(建于1923年,馆内藏图书300多万册),博物馆63座。现共和国发行图书杂志1300多种,报纸近150种。阿塞拜疆的电讯业始于20年代,巴库最早的无线电广播于1926年开始。巴库电视中心于1956年开始工作。广播和电视用阿塞拜弧语、俄语和亚美尼亚语。

  公元3—10世纪,由于伊朗萨珊王朝和阿拉伯哈里发王朝的统治,阿塞拜疆人信奉伊斯兰教,至今阿塞拜疆境内的80%以上居民为穆斯林,属什叶派。什叶派穆斯林与中亚各共和国的逊尼派穆斯林不同,他们有较强的牺牲精神和革命精神。仍保持教会组织的圣职等级制,实行中央集权。这一教派的中心在伊朗和伊拉克,在巴库设有伊斯兰事务指导委员会,负责指导和管理穆斯林的宗教生居。

四、动荡不安的政治局势

  由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的归属问题,1988年以来,阿塞拜弧共和国的政局一直处于紧张和不安定状态之中。该共和国境内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长期以来一直是民族冲突的热点地区。早在1920年12月,阿塞拜疆革命委员会曾承认纳—卡州(亚美尼亚族占当地人口的95%)是亚美尼亚的一部分。1921年7月4日,俄共(布)中央高加索局会议通过决定把纳—卡州留在亚美尼亚编制内,但次日高加索局会议又将该州划归阿塞拜强.1988年2月20日,纳—卡州人民代表苏维埃非常会议通过决议,请求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国家权力机关将纳—卡州划归亚美尼亚。6月15日,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通过决议同意接收纳—卡州,同时向原苏联最高苏维埃递交了申请。7月,纳—卡州苏维埃会议通过决议脱离阿塞拜疆,1司时提出了把该州改名为亚美尼亚阿察赫自治州的申请。其后阿塞拜强最高苏维埃会议通过决定,认定纳—卡州的上述决议是非法的,并撤销了这一决议。同年7月18日,原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会议考虑到几十年历史形成的客观情况和纳一卡州地处阿塞拜疆领土的腹地,确认该州仍属于阿塞拜疆。然而问题并没有解 决,近4年内该地区民族冲突愈演愈烈,大批亚美尼亚人被迫离开家园。据《真理报》披露,由于这个地区的民族冲突,已有800多人死亡,伤5000多人。冲突至今未解决。

  在纳—卡州冲突中,阿塞拜疆人民阵线极其活跃。该阵线成立于1989年,是阿塞拜疆共和国境内影响最大的一个非正式组织,其成员约20万人,包括知识分子、工人和其他行业的人员。该组织主张在没有民主的政治结构下,重新建立一个民主的议会制度。它希望阿塞拜疆拥有更多独立于莫斯科的自治权。人民阵线中的民族主义者希望实现现代化, 成为真正的突厥人,真正的穆斯林,既保持东方的传统,又吸取西方社会进步的东西。在有争议的纳—卡州归属问题上,人民阵线主张保留纳—卡地区。在同亚美尼亚人的冲突中,他们组织各种集会和示威游行,并参加枪战。该阵线中也有一些极端分子,他们借机挑拔民族关系,从而加剧了民族矛盾和纠纷,造成很大破坏。1990年初,根据原苏共有关实行紧急状态的命令,阿当局禁止发行阿塞拜疆非正式组织出版的《阿扎德雷格报》和《阿塞拜袭报》,并逮捕了非按组织的一些人。人民阵线领导人被迫宣布解除自己权力并转入地下。

  官方对阿塞拜疆人民阵线采取区别对待政策。 取缔了所谓“阿塞拜疆人民阵线国防委员会”的活动,还逮捕了一些为首分子。但对另一些人民阵线组织则建议它们参加对话共商恢复秩序问题。

  阿塞拜疆共产党在1991年以前曾有33万多党员。由于党在政治,经济和精神领域中的作用削弱,党的威信下降。1991年9月14日,阿塞拜疆共产党非常代表大会经过4个小时的辩论,以绝大多数赞成票通过取消共和国党组织的决定。至此,阿塞拜疆共和国共产党自动解散,共产党的建筑物和财产转交给地方人民代表苏维埃管理。

  阿塞拜疆共和国199。年9月23日发表主权宣言 并于去年8月30日宣布独立。在去年9月8日举行的大选中,原阿塞拜疆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阿亚兹·穆塔利博夫当选共和国总统。

  穆塔利博夫上任后致力于扭转共和国的全面危机局势。他认为,前苏联各共和国之间签署经济共同体条约“原则上是必要的”,同时他强调,在签署经济条约时,每个共和国都应考虑自己的特殊性。他希望组建自己的陆海、空军,来完成保卫领土完整,主权和独立的使命,因此,他拒绝参加由前苏联各共和国组成的“军事集团”,并于去年12月宜布担任共和国领土上全部武装力最总司令职务。

  穆塔利博夫总统曾表示阿塞拜疆不急于象其他共和国那样加入新的独立国家联合体,共和国面临的首要任务是实现完全彻底的独立。但去年12月,在除波罗的海三国、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之外的其他10个共和国决定签署《阿拉木图宣言》(12月21日)之前,阿塞拜疆才于12月20日匆忙决定参加独联体,成为独联体创建国之一。据分析,阿塞拜疆的这一举动是担心被孤立。

  今年年初以来,纳—卡冲突更加剧烈,这一地区的局势已完全失去控制。3月6日,穆塔利博夫在阿阿塞拜强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上宣布辞职。在大选以前,总统的权力临时交给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马梅多夫。

五、亟待整顿的国民经济

  阿塞拜疆共和国的经济主要以重工业为主。境内有全苏最早开采的石油和夭然气地区。在本世纪20年代,石油产量曾占原苏联的95%,占世界石油产量的50%。直至今天其石油工业仍占原苏联第二位,仅次于俄罗斯联邦,石油化工工业极为发达。阿塞拜疆的石油,无论是从陆地还是从海上开采出来的,油质都是最佳的。因此,原苏联石油和天然气工业部允许阿塞拜疆共和国实行石油合同价格。由于阿塞拜疆共和国在石油业方面的优势,多年来,该共和国存在着不合理的经济结构:重工业过重,轻工业过轻,农业相对落后。过去,阿塞拜疆共和国生产的石油有60%供给联盟,仅有一小部分石油产品,可供换取和发展本共和国轻工业品和消费品。长期以来,阿塞拜疆的轻工业品和消费品市场处于紧张状态。1985年以后,阿塞拜疆共和国也试行了经济改革计划,例如扩大企业自主权,重视轻工业产品和农产品的生产等,但由于集中管理体制和官僚作风,许多改革措施都难以实施,致使阿塞拜疆共和国的经济没有大的改观。尤其是1988年以后,由于与亚美尼亚共和国之间的民族矛盾冲突,使其经济受到严重影响。拿1989年来说,阿塞拜疆这一年的经济发展计划不仅是远未完成,不少 重要经济指标甚至出现负增长,而且大大低于1988年以前的实际水平。据统计,由于频繁的群众集会、游行示威和罢工,阿塞拜疆整个国民经济因此损失工时220万人日。全共和国由于罢工,等于每天有8000多人不上班,因此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11亿卢布。同1988年相比,1989年的国民总产值减少0.4%,国民收入减少2.5%,社会劳动生产率下降1.9%,工业产值减少0.7%,农业产值减少7.8%,交付使用的固定基金减少15%,住宅竣工面积减少4%,货运量减少4.8%,由于物价上涨,人均计算的实际收入比1988年减少0.3%。尽管阿塞拜疆共和国在近两年中试行企业经济核算和自筹 资金,并扩大企业权力,使企业实行自治,同时鼓励发展市场关系,承认私有制,但经济危机的状况仍没有得到根本好转。

  去年9月,穆塔利博夫当选总统以后表示要全力恢复被严重破坏的国民经济。同时认为,振兴本共和国的经济,还必须要维护各共和国间的经济联系,否则各共和国就没有能力单独维持现有的社会福利和喊得人民的信任。因为国家过去长期在严格一体化条件下发展,突然破坏这种一体化是危险的。他认为,宣布自己独立的所有共和国应建立有效的横向联系,提高生产水平,来摆脱物品短缺的困境。去年12月9日,阿塞拜疆和拉脱维亚两国政府在巴库签订了1992年经贸合作原则协定。阿塞拜疆将从拉脱维亚进口大量生活用品,轻工业、林业加工和纸浆造纸工业的产品;拉脱维亚将从对方进口石油加工,黑色冶金和有色冶金、石化、电机工业产品,以及丝织业、果品、蔬菜、葡萄酒等。

六、困难重重的未来前途

  阿塞拜疆共和国几年来一直处于政治、经济动乱时期,因此,振兴和恢复国力会遇到许多困难,前景不容人乐观。

  第一、纳—卡州问题一时难以解决。这个地区的领土归属问题是外高加索各族人民族际关系历史上最复杂的问题。1988年以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个民族的冲突使双方的疏远和公开敌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尽管原苏联当局为解决这一地区的矛盾采取和实施了一系列旨在解决该地区的社会和经济问题、恢复这一地区秩序的措施和计划,但都未能达到令人满意的结果。亚美尼亚人对原苏联当局承认阿塞拜疆人对这一地区拥有主权极为反感。亚美尼亚当局的强硬派人士坚持认为,纳—卡州一天不脱离阿塞拜疆,当地居民就一天不得安宁,他们也就不可能放下武器。阿塞拜疆总统曾明确表示,纳—卡州是阿塞拜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这个邻国关系的建立将取决于是否恢复在1988年2月事件开始以前这个自治州和巴库之间关系的原状。双方立场强硬,僵持不下。

  第二、经济的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阿塞拜疆共和国是经济改革起步较晚的地区,儿年来又受到战乱局势的牵涉,因此,短期内要想使其经济摆脱危机状况是不可能的。这个共和国的主要经济动脉是石油工业,但一个时期以来,该共和国的石油生产和运输几乎陷于瘫痪状态。尽管前不久共和国总统穆塔利博夫已允许西方大的石油公司向共和国石油工业投资,但是,有谁愿把钱投入到一个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当务之急是使共和国的经济进入正常轨道,在价格形成、征税和市场关系等诸多领域进行改革,但改革是否能顺利进行和尽快奏效,共和国是否能承受独立后单一的经济能力,这些都是问题。

  第三、民族情绪不可忽视。历史上阿塞拜疆共和国与伊朗、土耳其等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多年来,他们希望发展同伊朗、土耳其等伊斯兰国家的文化交流,亲属关系和接触,发展同这些国家的贸易。最近几年,阿塞拜疆的民族情绪十分明显,许多穆斯林要求与生活在伊朗北方的其他阿塞拜疆人进行某种形式的联合的愿望十分骚烈。阿塞拜疆人民阵线最高领导人阿利耶夫在会见西方记者时明确表示,人民阵线的目标是使居住在原苏联和伊朗的阿塞拜疆人合并,创建新的国家,即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如果居住在原苏联境内的600万阿塞拜疆族人和伊朗境内的近1000万阿塞拜疆族人重新统一起来,对其他民族构成的威胁几不可轻视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社唯一官方网站   2013-01-06 20:49:16 作者:http://www.ems86.com/ 来源: 文字大小:[][][]
热门文章
唐代死刑复核制度探究 1/21
关于掺油工艺在采油作业区的应用现状分析 4/10
“风险社会”中社会风险的刑事政策应对 1/25
中亚地区恐怖主义的产生原因及其对策研究 2/18
干部人事档案管理工作中“三龄一历”的认定 3/4
 

过刊检索

中国知网

万方数据

维普资讯

 

龙源期刊网

 

读览天下

 

悦读网

 

 

 

 


 

组织机构

主管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

中国社科院文献信息中心

出版单位: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社

 

国际刊号:

ISSN1005-4901

国内刊号:

CN11-3459/F

 

咨询电话

400-016-9586

010-59824066
010-57145066
010-59824866
010-57486522

13520093521

 

投稿信箱

ems9586@126.com

ems9586@163.com

 

投稿QQ

3434212226
3411181375

 

收录证书

维普资讯网收录证书
万方数据库收录证书
龙源期刊网收录证书
关于我们 在线投稿 汇款方式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说明:部分文章源于网络转载,原作者无法查证,如有侵犯版权或不同意网络资源共享,请联系指出,我们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
电话:400-016-9586   010-59824066   投稿信箱:ems9586@163.com